您的位置:澳门金莎娱乐网址 > 生命科学 > 壳行情悄然生变,誉衡药业信邦制药部分股权被

壳行情悄然生变,誉衡药业信邦制药部分股权被

发布时间:2019-08-25 08:37编辑:生命科学浏览(100)

    科技世界网     发布时间:2017-05-14    医药网5月12日讯 5月11日是信邦制药披露“誉衡系”入主、公司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将出现变更的首个交易日。与此前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变更为“实力派”之后,股价通常表现极为强势不同,信邦制药11日收盘牢牢封于跌停。业内分析认为,除了补跌效应和解禁压力之外,A股公司控股权转让的“市道”在悄然生变。 收盘价=转让价? 信邦制药是业内公认的白马医药股,目前已经形成医药制造、医药流通和医疗服务三大板块布局。Wind数据显示,公司营业收入等核心财务指标从2011年至今均连续保持正增长,2017年1季度实现净利润5241万元,同比增速超过20%。 根据5月10日晚公司披露的公告,西藏誉曦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与信邦制药现实际控制人张观福签订《股份转让协议》,后者将其持有的约3.6亿股信邦制药股份转让给西藏誉曦,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21.04%,交易价格30亿元。交易完成后,西藏誉曦成为信邦制药的第一大股东。 证券时报记者发现,虽然注册资本3000万元的西藏誉曦截至目前暂未实际开展经营业务,但是其控股股东誉衡集团是一家总资产超过100亿元的大型投资管理公司,同时也是上市公司誉衡药业的控股股东,是名副其实的“实力派”。 2016年以来,上市公司控股权转让案例明显增多,其中不少引入“实力派”实际控制人的上市公司股价在复牌后均录得不菲涨幅:例如林栋梁新晋成为新的实际控制人后,四川双马持续走强,被市场称为“妖股”;联想控股受让桃源湘晖全部持股后,万福生科也实现了连续8个涨停。但蹊跷的是,“誉衡系”30亿入主信邦制药后首个交易日,却是信邦制药股价持续徘徊在跌停边缘,并最终以8.42元的跌停价格报收,与“誉衡系”朱吉满的入股价格正好相当。 三大原因浇灭控股权转让行情 控股权易主后却罕见跌停,背后原因到底是什么呢? 有市场人士认为,最为明显的原因是补跌风险带来谨慎情绪升温。信邦制药从4月26日停牌,5月11日复牌。其所在的中小板指数在此期间从6640点持续下杀,不仅概念类个股跌幅巨大,不少白马股也高位杀跌。覆巢之下,信邦制药复牌后的资金谨慎情绪占据上风。 同时限售股解禁压力也成为悬在信邦制药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Wind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5月16日,将有9474万股定向增发机构配售股份实现解禁,占解禁前公司流通股份的10.43%,解禁后公司流通股本将首次超过10亿股。 此外,从更深层次考量,信邦制药的下跌也折射出控股权转让生态的变迁。实际上,从信邦制药的控股权转让细节来看,已经较此前市场出现诸多变化,其中最为明显的变化便是从溢价到折价。此前,上市公司控股权往往存在溢价,因此,一直以来,上市公司大股东高溢价转让控股权的现象并不鲜见,市场惯称之为“壳费”。栋梁新材、乐通股份等均为此类。信邦制药的本次交易,虽然也同样涉及上市公司控制权的转移,但买方并没有额外支付溢价,30亿元的交易价格计算依据为,以转让协议签署日的前一交易日上市公司股票收盘价为定价基准,乘以0.9之后确定的,亦即不仅没有溢价,反而打了九折。有市场人士就此认为,随着监管环境和市场生态的变化,信邦制药的股价表现,实际上也可以看作“壳”价格变迁的一面折射镜。

    科技世界网     发布时间:2017-05-20    医药网5月19日讯 随着医改政策的持续发酵,盈利乏力的医药流通企业转型医疗服务领域以拓宽渠道逐渐成为业内共识,但与之相伴的股权纠纷、人事变动往往是绕不过去的坎。 “以医疗服务渠道带动药品销售的模式在一定时期的确能够促进产品的销售,但这依赖于渠道的拓展,若后期不能有效的拓展医疗服务渠道,公司的营收增速可能出现断崖式下滑。”日前,优品财富医药行业研究员鲁乐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新医改的持续升温会给以外延式并购来维持高增长的医药流通企业带来不小的“麻烦”。 而这一次陷入麻烦的是以中成药流通业务逐渐向医疗服务转型的贵州信邦制药(002390.SZ)。 扑朔迷离的股权转让 日前,信邦制药大股东张观福向西藏誉曦转让其持有的3.59亿股上市公司股份,占总股本的21.04%,每股转让价格以协议签署日的前一交易日上市公司股票收盘价为定价基准乘以0.9之后确定,为8.424元/股,合计转让金额为30.22亿元。转让完成后西藏誉曦将成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朱吉满、白莉惠夫妇将成为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 公开资料显示,信邦制药成立于1995年,2010年4月上市,公司起初从事中成药制造及销售,2014年3月并购科开医药后,业务范围扩展至医药商业及医疗服务,此后公司战略逐渐转向集医药制造、医疗服务、医药流通三位一体的医药医疗全产业链布局上。 在上述股权转让发生之前,信邦制药的股权结构经历了一段十分微妙的时期。 根据信邦制药2017年一季度报显示,原第一大股东张观福持有公司21.04%的股份;第二大股东金域投资及一致行动人安怀略持有公司13.12%的股份;第三大股东UCPHARM COMPANY LIMITED及一致行动人持有公司7.27%的股份;第四大股东琪康国际及一致行动人持有公司6.08%的股份,公司第一大股东张观福的持股比例并不高。 2016年8月,信邦制药发布公告称,第二大股东贵州贵安新区金域投资中心的法人安怀略接任张观福的董事长职位。在此之前,作为创始人的张观福一直担任董事长,并与公司经历了跌宕起伏的20年,一手将信邦带入资本市场。而在公司仍处于增长期的当口,张观福却抛售掉全部股份。 彼时,曾有传言称老董事长年岁已高,会将手上股份全部转让,二股东安怀略将接盘。而在张观福辞去董事长职位之前,已通过大宗交易减持公司股份7065万股,对信邦制药的持股比例从25.19%下降至21.04%。 “从年龄方面来看,张观福出生于1965年,目前仅52岁,在医药领域并不算高,年龄或不是主要原因。”鲁乐表示,在医改控费的背景下,众多药品生产企业的经营状况日益艰难,纷纷转向医疗服务,这对于传统的药企掌舵人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最终擅长在医药行业进行资本运作的朱吉满却成为了接盘者。“究其原因,外界或很难获知,或许安怀略也无意接手公司的控股权。”鲁乐分析称,第二大股东暨公司现董事长安怀略在今年一季度不仅没有增持公司股份,反而还减持了公司0.12%的股份,这或许表明其并无意控股权之争。 外延式并购增长 近年来,尽管股权结构不稳,但信邦制药一直保持着稳定增长。 “这主要是外延式并购贡献所致。”鲁乐告诉记者,相继完成对多家医疗服务机构的收购、合并报表后增厚了信邦制药的业绩表现。 根据信邦制药此前披露的信息,其于2014年3月完成对科开医药收购,科开医药当年4-12月实现营业收入17.71亿元、营业利润1.41亿元、利润总额1.42亿元、净利润1.06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0.97亿元,并表后信邦制药业绩大幅增长;而在2015年,信邦制药相继收购白云医院、仁怀新朝阳医院、道真中医院等医疗服务机构。因此,在当年医疗服务板块实现收入10.49亿元,同比增长136.3%。 2016年,得益于中药制造商中肽生化全年纳入合并报表范围以及医药流通业务的收入增长,信邦制药营业收入51.57亿元,同比增长23.38%。其中,在医疗服务板块实现收入11.97亿元,占总收入比例约23%;医药流通板块的营业收入为30.30亿元,占总收入比例接近60%;医药制造板块上,收入为9亿多元,占总收入比约17%。 “其中仅科开医药的营业收入就超过10亿,公司实际上靠的还是渠道来带动整体的发展。”鲁乐表示,不过随着誉衡药业(002437.SZ)朱吉满的加入,两家公司业务方面存在着一定的互补性,未来应该能够产生协同效应。 根据上述公告披露,誉衡药业主营医药制造业务,信邦制药则侧重于医药流通和医疗服务业务,双方不构成直接竞争关系。在实际接盘过程中,为避免同业竞争,朱吉满还向信邦制药出具了《关于规范关联交易及避免同业竞争的承诺函》。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誉衡药业已实施完成或尚在实施的重大投资或资产购买已经达到13起,也因此被业界称为“并购机器”。 有分析指出,誉衡药业目前正布局慢病管理用药和生物制药领域,本次股权转让完成后,信邦将成为其在医药流通和医疗服务领域的平台。 “信邦制药和誉衡药业在外延式并购和业务整合方面存在更多合作的可能。此次股权转让完成后,誉衡集团的整体实力将进一步增强,双方成本费用控制也有望得到改善。”鲁乐补充道。

    市场的变化也深刻影响着壳交易的博弈生态。

    时隔2个月,誉衡集团老板朱吉满再遇危机。

    据上证报记者统计,今年以来,约有20多家上市公司筹划易主事项。但与两年前坐地起价的盛况不同,如今壳资源溢价幅度已急速收窄,平价转让成为主流。

    4月12日中午,誉衡药业 发布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朱吉满及控股股东誉衡集团直接持有公司股份被司法冻结。与此同时,朱吉满旗下另外一家上市公司信邦制药 也发布控股股东西藏誉曦及其一致行动人誉衡集团所持上市公司股份被司法冻结的公告。

    “壳资源贬值的直接原因是二级市场持续波动,深层次原因则与监管环境、IPO常态化等有关。”

    据了解,因誉衡集团的股票质权人申请财产保全,朱吉满及誉衡集团直接持有的誉衡药业股份、誉衡集团及西藏誉曦直接持有的信邦制药股份被湖北省武汉市江岸区人民法院司法冻结。

    资深投行人士对记者表示,与两年前的易主热潮相比,今年控股权转让交易的重要特点是从主动到被动,“在去杠杆背景下,控股股东出现资金问题的案例增多,不得已被动让渡控股权筹资纾困。”

    誉衡药业称,朱吉满累计被司法冻结股份数为996.75万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0.45%。誉衡集团累计被司法冻结股份数为9.37亿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42.63%。

    坐地起价现象不复存在

    目前,誉衡药业处于停牌状态。誉衡药业停牌前最后一个交易日的收盘价为5.69元/股。按此计算,上述冻结股权市值约54亿元。

    6月1日,山东章鼓披露,大股东章丘公有资产公司与亚都科技未能达成协议,决定终止股权转让。5月18日,公司曾披露大股东拟将所持29.81%的股份转让给亚都科技。

    信邦制药称,截至本公告日,誉衡集团及西藏誉曦累计被司法冻结股份数为3.69亿股,占公司实际发行在外股份的22.15%。公开资料显示,誉衡集团持有西藏誉曦100%股权。信邦制药4月12日的收盘价为9.52元/股,按此计算,上述冻结股份市值约35亿元。

    据上证报记者统计,这是今年以来终止的第6单易主案例。此前,金新农、群兴玩具、英飞拓、南纺股份等公司也曾筹划易主事项,但均告失败。

    誉衡药业、信邦制药称,誉衡集团与该质权人进行了充分的沟通和协商,截至目前,双方已基本达成 一致。该质权人近期将会办理解除司法冻结的程序。

    值得注意的是交易价格体系。据山东章鼓披露,原计划的股权转让价格范围为:不低于停牌前20个交易日股票均价的90%,不高于停牌前20个交易日股票均价的110%。

    值得一提的是,誉衡集团所持上市公司股份均处于高比例质押状态。

    与之类似,正停牌筹划控股权变更事项的腾信股份也披露,预计交易价格以停牌前一交易日收盘价为基础,同时参考停牌前20个交易日均价确定交易价格。

    誉衡药业发布的公告显示,截至2018年3月5日,誉衡集团共持有公司9.37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 42.63%;累计质押股份9.36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2.62%。

    回看2016年易主高潮期,溢价50%以上的易主案例比比皆是,个别案例转让溢价达2倍以上。“现在卖方坐地起价的现象已不存在了,买方基本按照最新市价来谈。”有投行人士对记者表示,“现在控股权转让对二级市场股价的刺激有限,买家会结合大盘情况对公司复牌后股价进行估测,不会给很高溢价。”

    此外,信邦制药2017年8月份发布的公告显示,西藏誉曦持有公司股份1.79亿股质押给中信信托有限责任公司。本次股权质押登记后,西藏誉曦所持股份中处于质押状态的股份累计为3.58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1.04%。至此,西藏誉曦质押了其所持信邦制药的所有股份。

    部分案例出现了“讨价还价”的情况。成都路桥今年初披露控股权拟转让给宏义嘉华,但迟迟未交割,引发监管部门问询。公司6月7日披露,经双方协商,转让价格从13.99元/股下调为12.59元/股。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2月份,誉衡药业公告称,获得公司实际控制人朱吉满通知,朱吉满通过云南国际信托有限公司-盛锦16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持有的公司股份出现被动减持。

    据上证报统计,剔除内部转让等情形,今年以来共有20多家上市公司筹划易主事项,除少数案例出现50%以上的溢价外,其余的控股权转让多为平价,延华智能等案例甚至出现了小幅折价。

    此外,誉衡药业于2018年2月7日收到公司控股股东誉衡集团及一致行动人YU HENG INTERNATIONAL INVESTMENTS CORPORATION 的《告知函》:受近期股票市场下跌影响,公司股价波动较大,誉衡集团、誉衡国际质押的部分公司股票已触及平仓线,可能存在平仓风险导致誉衡集团、誉衡国际被动减持。

    近期部分上市公司易主案例一览

    市场波动改写博弈格局

    澳门金莎娱乐网址,令人唏嘘的是,两年前易主热潮中的豪气买家,今年频繁出现在卖家席位上。

    今年2月,达意隆实控人杜力、张巍将所持6.66%的股份转让给了张颂明,后者成为实际控制人。

    其实,张颂明是达意隆原实际控制人,在2015年7月、2016年4月陆续将所持4100万股股份转让给杜力、张巍,转让价分别是26.55元/股和22.25元/股。

    杜力、张巍入主后多次筹划重组未果,最终又将“权杖”交还给了张颂明,而本次股份转让的价格仅为10.25元/股。

    “重组监管严,资金压力大,不少杠杆玩家在寻求让壳。”一中介人士对记者举例说,某机构2015年底以15元/股的价格受让股份入主某上市公司,加上壳费等其他费用及融资成本,实际持股成本高达25元/股。

    该公司多次重组失败后股价大幅下跌,目前股价12元/股左右,想要成本价卖壳一直未果。“现在的市场不比以前了,一倍的溢价幅度很难找到买家。”

    较为特别的是,近期个别案例设置了“分期转让”模式。如锦富技术近日披露,公司实控人富国平及杨小蔚拟分三年将合计持有的20.88%股份转让给肖鹏或其实际控制的公司。

    其中,本次转让1/3,2019年6月30日前和2020年6月30日前再各转让1/3。本次转让价格暂定为7.02元/股,与停牌前股价持平。另外,近期红日药业的股权转让中,出现了远期交割模式,也引发交易所关注。

    “分期转让的模式可减轻受让方的资金支付压力。”市场人士分析,拉长支付周期后,交易双方可能会按照后期的股价走势进行重新定价,有利于维护受让方的利益。

    当然,较高溢价的案例依旧存在。例如,鑫茂科技大股东西藏金杖向富通集团出售上市公司控制权,较市价溢价约62%。但需指出的是,富通集团与鑫茂科技同属光通信行业,是同行业产业资本间的控股权交易案例。

    从控股权转让市场的变迁看,2016年上半年出现井喷,而当年9月重组新规实施、交易所加大监管力度后,又迅速降温,溢价同步收窄。但今年以来,控股权交易案例数量重拾升势。

    “这一轮卖壳的环境跟两年前有很大不同,当时是不少公司创始人主动想退出,趁市场高位套现撤离,不少产业资本和杠杆买家愿意高价投入。”资深投行人士分析,今年这一轮易主高潮,不少是由于大股东资金吃紧,被迫出售壳资源纾解资金问题。

    一个新情况是,今年以来,由于去杠杆效应递增,加之二级市场波动加剧,不少上市公司大股东质押股份出现平仓风险,资金链紧绷。比如,锦富技术、腾信股份、金龙机电等公司在筹划控股权变更前,控股股东均出现过平仓风险。

    如荣科科技在回复函中坦言,实际控制人向上海南湾转让控股权,主要由于负有较重的个人债务,对资金需求较大,出让股权以缓解资金压力。

    睿康股份的控股股东睿康体育今年3月将股份转让给深利源,原实控人夏建统亏损3亿元出局,其在回复关注函的公告中称,睿康控股本次股权转让主要系业务板块调整,集团集中主营业务和优化资源配置,降低负债并补充流动资金的需要。

    更令人惊讶的是,部分公司曝光的民间借贷案件显示,实控人对外借款的年化成本高达12%至18%。“加杠杆收购上市公司控股权,再将所持股份质押融资是常见模式,但一旦遇到流动性收紧叠加股价持续调整,就会割断脆弱的资金链条,引发连锁反应。”市场人士称,“现在的市场,就遭遇了这一极端情况。”

    部分私募因资金链危机不得不让渡控股权。比如,东晶电子实控人苏思通出现个人债务问题,将上市公司大股东蓝海投控的财产份额转让他人。再如,凯恩股份控股股东凯恩集团的有限合伙人深圳恒誉因自身债务问题,急需补充现金流,遂将资产份额转让给了中泰创展。

    “当然,即使是现在这个时候,仍有机构愿意玩这个击鼓传花的游戏。”市场人士指出,同时应该看到,在IPO常态化、抑制炒壳、去杠杆等多重监管要素的作用下,壳资源的价值在持续消散。

    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网址发布于生命科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壳行情悄然生变,誉衡药业信邦制药部分股权被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