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金莎娱乐网址 > 生命科学 > 下一个房地产,2018美国顶级风投在大健康领域投

下一个房地产,2018美国顶级风投在大健康领域投

发布时间:2019-08-16 16:57编辑:生命科学浏览(111)

    图片 1

    【AMINO丰元投资的】Human Longevity被MIT商业评论“2016年9月期精准医疗”专题报道:“探寻基因组先驱Craig Venter创业公司— 用数据解密DNA基因遗传密码与疾病的关系”。Human Longevity已经与英国大药厂AstraZaneca(阿斯利康)、旧金山罗氏旗下大药厂Genentech(基因泰克)合作得到披露临床病症信息的临床病人样本,同时还通过他们在圣地亚哥的世界第一个个体化医疗体检中心得到健康人的数据,通过山景城的机器学习团队,预测出生命特征和衰老趋势,并通过早期诊断与改变生活方式等达到健康长寿的目的;同时通过严谨的数据驱动而吸引保险公司达到节省医疗成本的目的!创新让多方共赢。

    图片 2

    图片 3

    近日,Bloomberg最新公布的美国投资报告应证了2016年的“资本寒冬”一说。数据显示,截止去年12月17日,美国上市科技公司在过去一年的募资金额同比前一年减少了60%,整体投资数额相比于2014年下降了58%。

    图片 4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猎云网(微信:ilieyun)北京】6月28日

    惨淡的数据让进入2017年的硅谷投资者们产生了担忧,未来的投资趋势会呈现什么变化?哪些领域会成为下一个风口?投资者应该如何判断早期创业公司的前景?钛媒体驻硅谷记者对早期风险投资机构 Amino Capital的管理合伙人徐霄羽的采访,对这些问题作出了解读:

    探寻基因组先驱Craig Venter

    钛媒体注:本文来自于公众号

    6月28日,“FUS猎云网2019年度医疗健康产业峰会”在北京金茂万丽酒店隆重举行,近百位知名资本大咖,独角兽创始人、创业风云人物及近千位投资人与创业者共聚一堂。本次峰会由猎云网主办,锐视角、猎云资本、猎云财经、企业管家、创头条协办。

    早期风投趋于稳定,独角兽融资遇冷

    尽管硅谷投资者普遍认为,资本寒冬会继续侵袭2017年的硅谷乃至美国,但徐霄羽告诉记者,这股寒潮将不会影响早期投资,包括从种子轮到B轮的投资。

    由于早期投资机构主要关注创业项目在未来的发展前景,包括核心技术和商业应用场景等,而且在过去2年里硅谷早期VC完成大量的募资,这些资金充足的VC仍然会按照每家的标准与特色来选择创业者和项目。因此资本寒冬目前还并不会对他们造成影响。同时,早期投资机构的投资数额相对偏小,受到整个大环境的制约不明显。

    “对于硅谷早期投资机构而言,资本寒冬目前并不会对他们造成实体上的影响,美元加息的预期让很多VC在2016年年初就已经完成了大量的募资,现在正是投资活跃的阶段。对于中后期的投资机构,情况则完全不同。加息后,更多大额的资产将会回流到债券和固定收益等资产类别,而这些资本曾经追逐的正是独角兽估值的创业公司。” 徐霄羽说。

    正是因为之前的后期投资者居多,催生了独角兽 — 资本是如此廉价,以致于明星创业公司往往用很少的股份就可以换来巨额投资。现在随着这些资本逐步流向其他资产类别,后期投资市场相对成熟,投资者的关注焦点转回到了回报率和现金流这样的硬指标上,所以独角兽遭遇资本寒冬的冲击是可以预期的。

    随着Snap、Uber和Palantir等科技类公司都计划在今年上市,这些估值超过百亿美元的潜在上市公司将会引爆二级市场的交易量。这会导致资本优先流入上市公司的口袋,而不是独角兽们。

    图片 5

    将在明年3月上市,预期市值达到250亿美元。)

    Human Longevity Inc

    创始人          Craig Venter (J. Craig Venter医学院创始人、Synthetic Genomics创始人、上市公司Celera创始人), Peter Diamandis (X PRIZE基金会董事长), Pobert Hariri (Celgene细胞治疗上市公司创始人)

    门派              基因组大数据 / 世界第一个致力于人类长寿的个体化医疗中心

    融资规模       2016年完成B轮融资,估值12亿美金

    投资方           DFJ, Illumnia, Celgene, GE, Celgene, Amino Capital等

    硅谷密探

    在由达晨财智董事总经理李江峰主持、以“投资者眼中的未来五年中国医疗健康前景”为议题的高峰论坛上,凯泰资本合伙人尹洁、道彤投资高级副总裁林祯成、安龙生命科学基金创始合伙人赵春林、晨兴资本副总裁井绪天就论坛议题发表了精彩观点。

    2017年的投资趋势:VR和基因组大数据

    在今年早期投资趋于稳定的背景下,近几年崛起的人工智能将会是投资者重点布局的对象。通过大数据 机器学习的模式,人工智能正在潜移默化地颠覆各个行业,包括娱乐、健康、医疗、能源、物联网、社交等。

    而在这些前沿领域中,徐霄羽认为,随着人工智能的进一步普及和深度运用,新的移动端操作系统VR/AR和能够优化医疗体系的基因组大数据是投资人在2017年应该着重关注的领域。

    Human Longevity Inc (HLI), 近日重磅推出“Open Search"基因组大数据搜索引擎,为药厂和科研机构开放HLI的1万个人类全基因组深度测序的数据,“希望能够让搜索基因组数据像其他数据一样快速和便捷”。同时,HLI发表基于10,545个人类全基因组大数据而发现的一亿五千万个特殊的基因变异。这些变异将会是健康科学掘金时代的开始,为人类建立“Genomic基因组、Phenotypic基因表型、Knowledge知识图谱”之间的关系提供可能。

    (guigudiyixian),钛媒体经授权发布。

    井绪天介绍,晨兴资本所投企业包括携程、YY、小米、快手等知名互联网企业,但是随着互联网的进一步发展,IT和AI技术已经深入到各个垂直传统行业中,而晨兴关注这些科技带来的传统行业变革的机会,其中医疗健康行业是重要赛道之一。基于既有的投资理念,晨兴资本在医疗领域的投资逻辑主要也是把IT、AI技术作为创业相对核心的引擎,发掘该类公司机会。

    1. VR

    步入2017年的VR产业将会延续近两年的火热势头。据知名科技咨询公司Digi-Capital的数据显示,自2015年10月起,VR/AR领域的全年投资金额达到了23亿美元,并且连续9个季度保持增长。

    然而,VR的火热并不意味着投资人可以盲目撒钱。在VR产业增长的同时,痛点也随之而来,包括成本过高导致无法实现量产、软硬件水平严重脱节、缺乏高质量VR内容等问题。

    据徐霄羽推测,2017年VR产业将重点从成本、技术以及体验这三个方向完成产业升级。同时,她建议投资者可以在今年重点关注这几个方向。

    首先是低成本的VR内容制作。高成本低效能是悬在VR内容生产商头上的一把刀。还记得Oculus的电影《Lost》吗?精细画面的背后是10分钟1千万美元的投入。因此,谁能率先突破将成本降下来,谁就能优先吸引融资。以Amino Capital投资的一家AI公司Orah为例,他们主打VR随手拍4K相机,并且能将制作低成本的VR视频以及直播同时完成。这项产品刚一发布就已经被Facebook内部制作团队、斯坦福大学、以及众多电影公司相中并大量购买和使用。

    其次是突破高品质的交互技术瓶颈。以foveated rendering为例,这项技术是解决网络延迟和360度视觉体验的关键元素,它能帮助用户在转动头部的同时看到高清画面。由于这项技术在现阶段有待开发,这为技术性VR公司提供了发展空间。

    最后是沉浸式体验效果。现在很多VR企业都在着手研发身体局部的捕捉技术,并且在虚拟世界里模拟出各种逼真的触感,如皮肤、肌肉、头发等,让使用者能够在虚拟世界里得到最真实的体验。

    图片 6

    (VR产业正在迅速崛起,并且逐步进入大众消费群体的视野中。)

    图片 7

    2017年至2022年,每年医疗保健支出将以5.4%的速度增长,从7.724万亿美元增加到10.059万亿美元……

    对于今年医疗健康领域的投资热点问题,井绪天则表示,在新药研发之外,他也会关注医疗服务。在他看来,相较于美国的创新性医疗产品型创业公司,能够依托保险公司下属或者合作的医疗机构网络,快速将产品商业化并进行迭代建立长期技术壁垒,这得益于保险公司和医疗机构之间建立的成熟的分发网络;而国内存在创新技术难以快速大规模推向市场落地的难题。因此,他觉得,在优质供给不足的大背景下,直接投资某些具有特定特征医疗服务机构的优质资产,或者投资搭建医疗服务分发网络的SaaS或者服务平台等,是晨兴资本优先考虑的投资机会,有了这些作为基础,未来才更加容易的解决创新医疗服务产品推广过程中的分发网络问题。

    2. 基因组大数据

    人类对于虚拟视觉的追求通过VR/AR技术在近几年得以实现。同样,由于基因组测序技术的迅猛发展,人类对自身的了解也变得更加精细,继而催生出基因组大数据这样一片蓝海。

    据PWC报告显示,仅仅5年时间,对个人进行基因测序的成本已经从9500万美元降到只剩1000美元。成本降低加速了技术的普及,这为医疗产业带来了大量数据。据悉,人类每天能产生250万TB的数据,并且这个数字会随着便携式设备的普及而进一步扩大。

    庞大的信息量将会直接驱动医疗产业向大数据方向转型。据徐霄羽介绍,更多硅谷创业公司开始收集并处理医疗和人体的数据,进而向美国制药领域的各个端口输出数据,包括制药公司、保险公司和医院。

    “美国制药公司的研发背后需要相关病人的基因组数据作为支撑,所以这些制药公司也在积极寻求和硅谷数据公司的合作”。徐霄羽说。以Amino Capital投资的一家基因组大数据公司Human Longevity为例,他们就致力于做人类基因组大数据的分析。

    他们结合人工智能技术,将基因组30亿个碱基对数据与病人的病例数据相结合,并通过机器学习,最终将基因组信息翻译成疾病信息,做到精准治疗。同时他们利用图像识别技术,对MRI、CT等医学影像进行高精度判读,从而做到早期诊断,挽救病人的生命,节省医疗成本,延长人类的平均年龄。如今,他们已经试运行了一个基因组大数据的搜索引擎“Open Data”,第一次开放1万个人类全基因组的数据给药厂和研发实验室, 目的是为了更精准地制药。这家公司在去年4月已经完成了B轮2亿美金的融资。

    图片 8

    (来源:Human Longevity官方网站)

    基因组大数据也将催生出另一个产业 — 个体化医疗。人类在未来可以通过便携式设备和应用调用自己的基因组数据,从而对身体的各个部位有更直观的了解。相比于Facebook和微信,人类对这些数据的黏度只会有增无减。这会打开个体化医疗的窗口,从而带动所有相关产业的发展。

    “如果谷歌有下一个竞争对手,很有可能从基因组数据领域中出现。”徐霄羽说。“由于其爆发的数据量和人工智能的高效率,这个尚未被开发的蓝海一旦边界被突破,将会是 ‘下一个房地产’,是在未来很有潜力的产业。”

    AMINO合伙人与Craig Venter博士在HLI圣地亚哥总部

    德勤会计师事务所在《全球健康产业展望》报告中透露,庞大的产业支出,巨大的市场,让医疗健康产业成为当今一大投资热门领域,许多全球顶级风险投资机构都有所涉足。

    随着新技术在医疗行业的应用,井绪天也表示,可以针对性解决目前国内的“缺医少药”问题。一则,老龄化速度的提升和专业医生的缺失客观存在矛盾,可以通过技术手段把医生更为专业的诊断赋能于基层医生。二则,少药方面,可以引导优秀的IT工程师、生物信息学家甚至数学物理从业者进入医药研发的专业领域,触达大数据、人工智能和生物信息学等传统生物学家和化学家过去不太关注的领域,指导创新药物的研发。他也坦诚,目前这个行业尚处于早期阶段。

    硅谷风投值得参考的三个逻辑

    尽管VR和基因组大数据被认为是2017年的大热产业,但徐霄羽也在提醒投资人:切莫盲目跟风。毕竟,风险投资机构想要在硅谷超过27000家创业公司中寻找到有潜力的项目,非常困难。

    那么硅谷投资者应该遵循哪些逻辑,才能在众多项目中做出理性的选择?徐霄羽结合Amino Capital过去四年的投资经验提出了三点建议。创建4年Amino Capital在一期基金上保守计算取得了超过4倍的投资回报,更将1半以上的本金还给了出资人,根据DPI计算,这是硅谷前5%的风险投资机构才能办到。Amino Capital目前正在筹划中的三期基金, 资本管理数额预计将达到2至3亿美元。

    图片 9

    (图为Amino Capital的4人团队成员,从左至右分别是:合伙人徐霄羽,合伙人朱会灿,合伙人李强,合伙人吴军)

    图片 10

    随着医疗产业市场逐年份额的增加,科技公司也纷纷参与到该行业当中,无论是进行投资,还是跟传统医疗企业展开合作。

    2019年,猎云网以发现产业独角兽为初衷,全面开启“FUS(Future unicorn Summit)未来独角兽峰会”品牌。本次大会以寻找产业独角兽为初衷,围绕“科技携手资本赋能大健康产业 ”的主题,对新时代下的医疗健康进行解析,分享投资人视角下的产业新机会,共同探秘医疗健康领域未来独角兽的机遇与挑战。

    1. 大数据

    在这个数据创造价值的时代,无论是巨头还是创业公司都在竞相争夺数据资源。换言之,谁拥有特定领域的数据,谁就能获得主动权。以Amino Capital投资的另一家创业公司Orbeus为例,他们主打的AI人脸与图片识别技术成功获取了百万至千万级的用户人脸数据。凭借这个大数据的优势,Orbeus在15年秋季被Amazon以高价收购。

    同时,原始数据本身只有通过精准的分析,才能体现价值。以上文提到的Human Longevity为例,其创始人J. Craig Venter是世界上第一个完成人类身体内30亿个碱基对测序的人,他的公司同时得到大药厂临床病人的基因组数据与病人的病例数据。不尽是这些得了癌症或者慢性病的病人,Venter位于圣地亚哥的世界上第一个个体化医疗体检中心 能够为人们提供基因组数据分析服务,得到医疗机构和制药公司最新的精准治疗方法。

    AMINO基金吴军博士、祝会灿博士等合伙人与HLI山景城数据分析中心,负责人为前谷歌机器学习教授级专家

    今天,硅谷洞察研究院节选近期成果《2018美国顶级风投医疗大健康投资趋势报告》精华,分析美国医疗领域顶级风投过去一年(2018.01-2019.02)的投资情况,以及展望2019年可能的医疗领域几大投资动向。

    以下为圆桌环节对话,猎云网整理修订:

    2.机器学习

    机器学习的本质是通过分析数据,提高产品智能性,就像Alpha Go通过几百万盘围棋博弈的数据,实现了自我提升。在硅谷,“大数据 机器学习”已经成为了趋势,即使是前几年对机器学习还一无所知的VC,现在已经不愿意投资没有采用这种技术的创业公司了。同时,这项技术随着科技巨头如谷歌、Facebook、亚马逊的陆续开源而变得普及,成为创业公司在未来必须具备的技术条件。

    “无论是深科技或者是社交网络APP,企业都必须要采集数据,拥有细分领域的专家分析能力,再加上算法。这三个加在一块儿到今天我们就叫它人工智能。”徐霄羽说。“可能明天我们就叫她机器智能或是别的热词,但这些称呼都离不开这条主线。”

    Human Longevity (HLI)基因组大数据分析公司12月1日在英国伦敦荣获“Scrip Awards"。这个"Best Partnership Alliance"最佳合作成果奖是表彰HLI与AstraZeneca(阿斯利康制药公司),对50万个临床病人基因分析的跨越式合作,大大加快了精准医疗的发展。Scrip顶级大奖由于去年颁给第一位华人药物研发杰出贡献者-药明康德创始人Dr.李革而被国内医药界熟知.

    2018投资总体情况:种子轮A轮增多

    图片 11

    3.细分领域的顶尖人才

    徐霄羽认为,成功的创业者可以是学术领域的专家、有过多次成功创业的企业家、以及获得多年行业经验的人才。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 — 在某一个细分领域能够达到顶尖水准。按照徐霄羽的话说,这些创业者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在Amino Capital投资过的企业中,不乏这样的人才,包括一款对话机器人私人助理Ozlo的创始人Charles Jolley曾分别将之前的公司卖给苹果和Facebook;以及创办奇恩基因的斯坦福大学教授王永雄和学生马鑫。王教授不仅曾将上一家公司出售给了罗氏制药,而且他们现在是世界上第一个中文精准用药系统的研发团队,解决了世界顶级医疗资源为中国普通国民服务的课题,前景广阔。

    “硅谷的华人投资生态圈已经建立起来了,对国内想要来硅谷投资的人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时期。”徐霄羽在谈到硅谷投资环境时说道。“像Facebook这样的顶级巨头已经有了令人十分尊敬的中国高管的身影,被Amazon收购的Orbeus创始人李轶和团队现在也进入Amazon成为负责人工智能的核心团队。华人在硅谷的投资 — 创业 — 巨头高管的生态中有着越来越大的影响力,这将极大地增加创业和投资的成功率。”

    图片 12

    硅谷洞察研究院发现,无论是医疗科技领域种子基金Rock Health还是硅谷银行(Silicon Valley Bank),多家机构发布的2018医疗领域投资报告均指出,2018年全美投资者向医疗领域投入的资本和投资事件均创下纪录。

    李江峰:先做一个自我介绍吧。

    Human Longevity Inc在CNBC新闻“科技巨头寻找青春不老药”中被报道:HLI已经集合了超过一百万人的DNA数据与其临床病理数据,目的是寻找健康人延年益寿的个体化设计方案。HLI的世界第一个个体化医院,位于圣地亚哥,每天接待6个客人,目前是25,000美金每人,提供一整天的各种检测、医疗诊断个体化画像、基因组分析、全面医疗影像学分析,为健康人提供预防癌症和延缓衰老的方案.

    其中,Rock Health 在其发布的《2018数字健康产业投资报告》中透露,仅2018年,全美投资者向该行业投入近81亿美元( 注:Rock Health没有统计小于200万美元以下的投资事件),超过2017年创纪录的57亿美元,增幅高达42%。

    井绪天:大家好,我是晨兴资本的井绪天,晨兴资本过去多年投资的公司包括像携程、YY、小米,快手这样的互联网公司,消费者服务、社交等领域是互联网行业过去十几年中率先得到应用的几个重要行业,但是随着近年来IT技术深入到各行各业,IT驱动的实业领域也成为了晨兴的投资领域之一,包括像汽车行业、智能制造以及医疗健康等。

    Human Longevity Inc (HLI)与亚马逊AWS云合作,“HLI通过对基因组的研究改变医学”,圣地亚哥的HLI世界首个个体化医院采集到的基因组数据,通过亚马逊医学云,在山景城的大数据专家可以进行实时分析。亚马逊医学云可以承载HLI的PB级别(TB的1024倍)数据调动。“HLI是基因组研究最顶级机构,正在不断构建人类基因组、对应的表型、以及对应医疗诊断病例世界最大的数据库,以达到早期诊断和延缓衰老的目标”-亚马逊。

    从交易规模来看,全美2018年共完成368项数字健康交易,平均交易规模高达2190万美元。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交易中,有一半投资项目是种子轮和A轮,这表明投资者继续相信新进入者。

    医疗已经成为了我们基金重要的投资赛道之一,主要受益于IT技术开始在医疗领域做出一些革命性改变;所以我们对医疗的积极探索基本上启动于2016年、2017年左右,我们到现在投资的医疗健康公司有像微医、太美医疗科技、云呼科技等,当然还有许多最近投资的比较早期的公司,并且我们在非常积极的看未来的医疗机会。但是我们主要的投资逻辑还是围绕把IT的技术或者是AI技术作为在医疗领域创业相对核心的引擎,我们对这方面的公司会更加有兴趣。

    Human Longevity (HLI)创办人Venter在《今日美国》举办的华盛顿《健康未来》年会上又成明星人物“HLI通过将基因组与医疗病例数据进行深度学习,让科学家们大大提高早期诊断的可能性,几年甚至几十年,从而预防癌症延缓衰老”。

    图片 13

    李江峰:下一个环节希望在座嘉宾能跟我们大家分享一下,他们认为2019年医疗健康领域投资热点会是哪些,看好的理由是什么?

    (图片来自Rock Health,版权属于原作者)

    井绪天:我非常赞同前面三位讲的新药研发机会,那我补充一下医疗服务的机会。为什么我们看到美国很多医疗服务类产品的创业公司非常容易成功,从产品的研发一直到快速的落地转化并建立壁垒这个速度非常快,非常重要的原因是美国医疗机构大多数都被保险公司即主要的买单方控制或者制约,或者说保险公司相对于医疗机构有比较强的话语权,所以一旦有新的创新型医疗服务产品出来,只要其能向保险公司证明我可以为你降低医疗成本或者说带来更高的利润,保险公司是有非常强的动力把这个东西协助你推向医院的,这是一个非常成熟的创新产品分发体系,毕竟商业保险公司还是相对利益驱动的企业。

    硅谷银行(Silicon Valley Bank)则结合自身统计数据以及美国投资数据服务商Pitchbook数据,对2018年医疗领域趋势和投资额进行统计。过去一年来,美国医疗风投的融资额为96亿美元,同样创下纪录。

    而中国许多医疗服务创新公司的困难是,很多创新技术的原型做出来之后都会面临一个问题,怎么进医院,因为没有一个成熟的分发网络来帮助这样创新的公司快速把产品推向市场,而独立快速推向市场这个事情需要较多的人力和财力,而这恰恰是创新创业公司不太擅长的点,从而导致创新产品原型在市场占有率方面往往无法快速达到一个较高的水平,进而也会影响产品迭代的速度,导致竞争出现同质化,除非技术上有很强的独特性或领先性,如果没有的话,从这个点出发,我觉得与其投资这类机会,不如直接投资部分可标准化易复制的医疗服务机构,像一些垂直专科领域的医疗机构,随着政策的放开,也是医疗机构非常稳定的资产投资。除此之外,同样基于以上逻辑,投资在医疗机构中间搭建医疗服务分发网络的公司也是我们的核心赛道,像信息系统公司做SaaS平台的,去接入各家医疗机构或者是做跟保险公司的链接等,这反而在搭建一个分发网络体系,未来有了这样的分发网络可以反过来更加正面的促进创新的科技产品或者是服务类产品的落地分发。

    图片 14

    李江峰:接下来跟几位嘉宾就他们的背景沟通一下个别的问题,井总提到晨兴作为中国最早的投资早期项目的基金,刚才提到的携程、小米还有快手等等都是大名鼎鼎的独角兽企业,他们也是在境外做了很多企业的布局,我特别希望和他分享一下,新技术推行在医疗行业的应用是怎么判断的。

    (健康领域的风险资本融资额)

    井绪天:这个问题也是我们基金一直在思考的问题,解决中国医疗的问题其实解决一个缺医少药。

    美国五大顶级医疗投资机构介绍

    缺医,大的逻辑是中国只有少量的医生是非常有经验、非常专业的,但是这些少量的医生很难满足绝大多数患者的医疗需求,如果我们等待大量的医生接受更良好的教育去培养,这是需要蛮长的时间,在这样一个中国老龄化非常快速变得严重的情况下,我们是等不及的,在这样的情况下是不是可以通过技术手段解决缺医的问题,通过技术把医生更专业的诊断赋能给基层医生,让相对基层的医生也能够做出更高质量的医学判断,这个已经有不少的公司出现了,从2016年前后出现的公司,现在有的公司也已经做到了一定的规模,这是解决缺医的问题。

    硅谷洞察研究院参考Pitchbook、CB Insights、Silicon Valley Bank等多方数据、排名,包括投资数量、退出数量等多个指标,对美国医疗领域五家顶级风投、及其投资情况进行介绍。

    少药,用IT或者AI技术来变革制药领域,这个东西可能更加的前沿一些,我说一个非常宏观的我个人的想法,可能有失偏颇:其实这个世界上,怎么解决一个问题是大自然给我们定义的,比如怎么找到一个更好的药,这个问题的难度是自然界设定的,不应该有人规定必须只能是生物学家或者是化学家去做的事情。然而由于学科的划分是人类人为的选择,其实在过去的几十年中,也许是人类人为的在学科之间划分了界限而一定程度的阻碍了解决药物发现这个问题的最优路径,因为我们人为自我限制了每一个人专注的方向,让生物学家和化学家在过去的世纪内孤独的解决药物研发的难题,然而我认为药物研发这个事情的天然本质恰恰是需要多学科合作的,尤其是在现在人类对生物的认知维度显着增加的背景下。

    图片 15

    我随便举几个例子,我们先以小分子药物为例,小分子理论化学空间是10的60次方,而全球顶级药厂的小分子库也只不过是在千万的量级,差了五十多个数量级,而对千万量级的小分子进行高通量筛选已经是人类生物化学实验的极限了,所以如何在更大的化学空间内寻找新的小分子,显然是需要计算机的辅助。再举个例子,人类的基因序列的长度远远超出了肉眼可读范围,更不用说分析各种突变之间的关联性等等问题,如果没有信息学的辅助就是天方夜谭。再比如,免疫治疗是最近最火的领域之一,而人类免疫系统的复杂程度更是不用多说,不仅要检测或者分析基因组学的数据,还有转录组蛋白组等其他多组学的数据需要去考虑,更不用说还要从个体水平的分析逐渐精确细化到单细胞水平的分析,在不久的将来人类将在生物学领域遇到可能有史以来最复杂最大量的数据需要获取和分析;而恰恰也是现在这个时间许多交叉学科如生物信息学,计算化学等优秀人才正在逐渐涌入这个行业,给我们带来了很大的想象空间;如果大家去国内外的顶级院校中走一圈,可以发现在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计算机工程师和生物学家像今天这样紧密的在一起工作。因此信息学、计算机、人工智能技术驱动或赋能的生物科技和药物研发公司也是我们在早期非常关注的领域之一,当然这个行业还处在非常早期的阶段,尚有许多问题需要时间和技术的验证,我们作为早期投资者会积极的进行探索。

    (硅谷洞察研究院制图,版权属于硅谷洞察)

    结合创投数据库 Crunchbase 的分类,硅谷洞察研究院对上述五家顶级机构所投资的医疗初创公司所属类别进行统计发现,频次最高的是医疗保健(Healthcare,26次),其次为生物技术(Biotechnology,11次),制药(Pharmaceutical,Biopharma,10次),治疗(Therapeutics,8次),人工智能,剩下所投的企业类别还包括疾病诊断、信息技术。

    下面,硅谷洞察研究院将对五大风投机构过去一年(2018.01-2019.02)具体的投资行为进行介绍,主要分析对象以硅谷地区初创公司为主。

    投资动向:制药、人工智能、医疗平台

    硅谷洞察研究院发现,过去一年,硅谷地区获得投资的医疗类初创公司呈现出三大关键词:第一,制药。传统制药领域依旧是获投的大头,尤其是针对疑难杂症;第二,人工智能,技术跟医疗产业的结合持续受关注;第三,移动医疗平台。

    OrbiMed 2018年至今在硅谷地区总共投资9家初创公司,其中8家公司皆涉足药物研发。跟其他顶级医疗投资机构相比,OrbiMed在制药类公司投资比重也是最大的。从融资额可以看出,OrbiMed所投的制药公司当中,A轮融资额皆从3000万美元起。

    而Versant Venture则针对“疑难杂症”进行投资,比如针对肿瘤的小分子药物研发,还有神经性疼痛、癫痫等神经性系统疾病。

    正如硅谷银行(Silicon Valley Bank)在其医疗领域趋势和投资报告指出,VC对生物制药领域的投资继续激增。其中,生物制药A轮在2018年更是经历爆炸式增长,到年中便达到26亿美元——而2017年这一领域全年的总投资额仅为23亿美元。

    除了制药方面的投资之外,医疗类初创公司结合人工智能技术获投的硅谷公司也不少。

    Khosla Ventures过去一年共在硅谷地区投资了10家医疗类创业公司,其中,人工智能跟医疗结合的创业公司占的比例为40%。主要把人工智能技术用于病情诊断、药品研发、乃至进行风险预测管理的不同方面。

    从Venrock所投资的医疗类初创公司可以看到,移动医疗平台是一大投资重点。包括付费咨询、针对2型糖尿病的治疗,以及针对企业的识别员工心理健康状况的Lyra Health,皆能在网上提供一对一的远程视频咨询。

    科技巨头“试水”医疗行业

    事实上,在传统医疗领域,除了制药巨头、医疗器械巨头等企业参与之外,科技巨头也开始纷纷“试水”医疗行业。最典型的做法便是通过投资进行。

    CB Insights 2018年数据显示,美国市值排名前10的科技公司(分别是Apple、Alphabet、Microsoft、Amazon、Facebook、General Electric、Oracle、Intel、Cisco Systems、IBM)自2012年以来共参与209项医疗保健领域的融资交易活动,并在25项医疗保健收购中花费了47亿美元。

    从具体类别来看,从2012年至2018年,科技巨头在医疗领域投资位居前三的领域分别是:Internet Software&Service、Medical Devices&Equipment、Biotechnology。其中,医疗器械类投资在2015年之前较热,其余两类一直保持着相应的投资节奏。

    图片 16

    (科技巨头医疗投资图,来源:CB Insights)

    本小节将着重介绍当前科技巨头“试水”医疗行业的情况。

    Alphabet:投资 科研并行

    谷歌母公司Alphabet是医疗领域最活跃的科技公司,主要通过旗下的GV(Google Ventures)及子公司Verily进行。除了这两大部门之外,Alphabet旗下Nest、Calico、DeepMind和Google Fit 等部门,都进行医疗方面的相关尝试。

    首先,公司旗下的Google Ventures已投资了近百家从遗传到远程医疗的健康相关企业。

    CB Insights统计指出,GV自2012年以来有92项医疗保健相关的投资。其中较着名的有基因检测公司23andMe。23andMe成立于2006年,GV在其2007年的A轮融资中就作为领投机构,其它跟投机构还有前面提到的NEA。

    图片 17

    此外,Alphabet旗下有一家专门围绕医疗领域展开的子公司Verily,2015年从谷歌旗下神秘实验室Google X拆分出来。Verily不仅有硬件、软件,还有临床和科学团队,专注于个人疾病的研究。

    据Verily官方说法,Verily将开发用于收集、组织和激活健康数据的工具和设备,并创建预防和管理疾病的干预措施,其使命是让世界的健康数据变得有用,让人们享受更健康的生活。

    2019年1月,Verily宣布获得来自私募股权投资公司Silver Lake等投资人10亿美元资金,2017年Verily还曾获得新加坡国有投资机构淡马锡控股8亿美元的投资,总共融资18亿。

    图片 18

    除了投资和科研之外,2013年至2017五年里,谷歌一共提交186项与健康相关的专利,这超过了微软和苹果在同一时间段内提交的医疗专利数量的总和。可以说,谷歌确实坐上了科技巨头在医疗健康领域的头把交椅。

    尽管Alphabet已被认为是最活跃的科技公司,但谷歌希望步伐变得更大,在整个公司内部变得更加高效、统一。

    2018年底,谷歌聘请了美国数字医疗系统Geisinger Health的CEO David Feinberg担任Google Health负责人,整合公司现有医疗领域业务,主要向谷歌AI主管Jeff Dean汇报,以及跟谷歌CEO Sundar Pichai就医疗业务紧密合作。

    苹果:手握用户数据 苹果手表

    尽管苹果公司乍一看跟医疗行业并无直接相关,但实际上,苹果作为消费品巨头,最大的筹码就是手中的消费者。苹果与医疗系统中的现有玩家谈判时最具有杠杆作用的就是整个用户群体的数量。

    如今,苹果已经发布Health应用程序,个人健康记录也是苹果医疗保健战略的核心支柱。2016年12月时,仅在美国,苹果就有8580万年龄超过13岁的iPhone用户,相比之下,美国最大的健康保险公司UnitedHealthcare的注册用户数是5000万。

    图片 19

    早在2013年,苹果就被爆出注册健康相关专利;直到2016年收购个人健康记录创业公司 Gliimpse后取得更大进展;2018年,苹果宣布将EMR数据纳入手机的健康记录。同一年,苹果宣布将通过名为HealthKit的软件开发套件向第三方开放其健康记录API。

    除了手机自带的健康应用软件之外,苹果手表成为苹果公司的另一大健康版图的重点产品。

    2018年9月,苹果宣布Apple Watch Series 4将提供单个导联心电图,也有跌倒检测的功能,这有助于将手表变成必不可少的产品,尤其对于老年人。这也完成了苹果将手表从通用工具转变为健康和保健产品到临床可用设备的过渡。

    更重要的是,Apple Watch还获得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的认证。这意味着苹果手表不止是一件普通的消费电子产品,它已经具备了为医疗机构提供监管数据的功能。

    除此之外,苹果还跟斯坦福大学数字健康中心、初创公司Health Gorilla等机构合作,提供苹果手表,进行中风患者手臂康复的虚拟疗法、偏头痛患者的数据收集和预防等多个应用场景的测试,并采集相关数据,为未来应用案例的拓展做准备。

    IBM:利用Watson平台开拓医药领域

    近两年,蓝色巨人IBM放慢了对医疗保健领域的投资,自2016年以来没有新的投资。但在此之前,IBM在制药和基因组学领域的投资不断。

    其中,着名的投资有像Pathway Genomics这样使用人工智能和遗传学为用户提供精准医学建议的APP。从2008年到2014年6年里,IBM为Pathway Genomics投资金额达到8000多万美元。

    图片 20

    除了投资之外,IBM主要通过其旗下人工智能平台Watson进行相关医疗领域方面的尝试。2015年4月Watson Health部门成立。IBM希望利用Watson的NLP、机器学习和深度学习能力,在医院管理系统、诊疗决策、消费者等三大领域提供支持。

    早在2016年12月,IBM Watson Health就与全球最大制药巨头企业辉瑞达成合作协议,辉瑞将使用Watson分析大量的异构数据,共同致力于癌症药物研发。

    此外像Watson for Drug Discovery是一个新的云端平台,旨在帮助科学家发现新的药物靶点和替代性的药物的适应症。

    IBM Watson Health平台还阅读了2500万份Medline上的论文摘要,一百多万篇医学杂志文章的全文及400万份专利文件,而且所有资料都会定期更新(研究员每年平均只能阅读300篇左右的医学论文)。该平台可以帮助科学家发现新联系,并揭示那些隐藏较深的联系,更快地发现靶点。

    亚马逊:拿下销售处方药初创公司

    2018年6月,亚马逊宣布用10亿美元收购药品包装和分销公司PillPack。 在此交易之前,该公司唯一的医疗保健投资是在癌症诊断公司GRAIL和婴儿监测创业公司Owlet Baby Care。

    事实上,在收购PillPack之前,亚马逊已被路透社爆出,正在向美国多州制药委员会申请许可,成为药品的网上分销商。但因为Pillpack在全美49个州都有许可,这次10亿美元的收购意味着亚马逊可以在几乎全美开始销售处方药品,而不仅仅是营养保健品和非处方药。

    图片 21

    (PillPack可添加药方、维他命、非处方药)

    除此之外,CB Insights透露,亚马逊已经传出在考虑为其语音助手Alexa的第三方医疗应用开发一个生态系统,以及包括波士顿儿童医院等在内的全美多家医院进行语音录入的试验,试图减轻医生负担。

    目前,亚马逊已经资助了Alexa糖尿病挑战这样的活动。这得益于Alexa应用平台拥有来自Mayo Clinic和Libertana等机构的轻量级医疗应用程序,可以回答医疗问题、在紧急情况下发送警报,并帮助用户与护理人员沟通。

    2019年医疗领域投资预计将趋于平缓

    到底2019年美国医疗领域的投资情况会如何走?从总体投资金额来看,众多机构皆预计将持平或者略微放缓。

    据硅谷银行预测,2019年美国对生命科学总投资将维持在80亿美元左右,此外,科技公司还可能会筹集生命科学领域的子基金。

    医疗科技领域种子基金Rock Health则在其报告中表示,预计2019年数字健康风险投资的增长轨迹将会放缓。

    普华永道医疗保健研究所表示,私募股权在医疗保健交易中将持续流行,并预测未来一年私募股权投资将更多。

    围绕过去一年的投资情况,结合多方报告预测,硅谷洞察研究院认为,2019年医疗领域投资可能会围绕以下几个动向展开:

    第一,在药物研发方面,众多资本依旧会流入癌症制造商。特别是那些开发出对人体免疫系统起作用药物的企业。在药物制造方面,人工智能技术的应用,为制药公司、医疗初创公司带来了机会。制药公司预计会通过早期投资人工智能技术来推动这一趋势;

    相较而言,医疗设备、医疗诊断工具领域的投资预计较为稳定。硅谷银行预测认为,甚至诊断工具类初创企业A轮交易的数量可能会在2019年有所攀升,尽管总体资金会略低于2017年和2018年的金额。

    第二,精准医疗方面的投资会增加。由于医疗行业需要新的方法来减少处方和药物研究的超支现象,精准医疗被认为将在2019年产生更多影响,精准医学在肿瘤学之外将变得更受关注,因此,风投公司和制药公司被认为将在2019年对精准医学增加相应的投资;

    第三,对医疗领域网络安全的投资兴趣增加。FortiGuard实验室报告称,去年,医疗行业每个组织平均每天有32000次入侵攻击,而其他行业每个组织只有14300次。但考虑到医疗保健组织仍落后于金融和零售行业的网络安全标准。因此,医疗机构在2019年为缩小医疗保健网络安全标准与其他行业标准之间的差距时,相关初创企业将会有相应的机会。

    最后,即使机遇存在,但对于医疗初创企业而言,挑战和机会并存。Venrock合伙人Camille Samuels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初创公司在新的一年商业模式会更加细化:随着早期公司可用资金减少,生物科技类的创业公司被迫将采用更加专注的方式,不是针对更多潜在药物,而是直接关注公司最主要的、最擅长的平台,思考其商业模式。

    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网址发布于生命科学,转载请注明出处:下一个房地产,2018美国顶级风投在大健康领域投

    关键词:

上一篇:这一癌症,针对checkpoint的免疫治疗

下一篇:没有了